“  QRcode的行銷應用愈來愈氾濫,一來因為智慧型手機的普及,二來因為QR的產生幾乎沒
有衍生的費用。QR的普及對行銷來說是兩面刃,在不普及的情況下,尚須花時間教育民眾如何使用,一旦普及了,卻又引發太過氾濫的觀感。我倒是認為,QRcode內置的內容才是決定成功與否的關鍵,若只是連結回官網,掃描後的跳出率會很高,設法留住消費者的目光而不要把QRcode當做品牌的廣告連結。 ”



當初 QR code 的發明人可能萬萬沒想到,QR code 是如何滲透到我們現今日常生活中的每個角落。

據行動計算公司統計,QR code 於 2011 年底在所有雜誌廣告的滲透率是 8.4%,而這數字在 2011 年初僅有 3.6%,之間成長足足 233%。然而這樣的結果不見得是消費者所樂見。事實上 QR code 在今日生活中的廣告行銷應用已經太普及,甚至氾濫到令消費者反感的程度;如同美國《商業週刊》一位受訪者表示,這些 QR code 總是把他導到品牌的網站:「約有 80% 的時間,我都後悔我掃描了 QR code」。

由於 QR code 最終往往流於連結用戶與某企業品牌的廣告行為,而非真正提供用戶有用資訊,加之要能掃描 QR code,用戶需持有已安裝掃描 QR code app 的智慧型手機,而條碼本身也需要有一定的清晰度,種種原因終於導致消費者越來越不願意花時間掃描 QR code。例如美國知名行銷研究公司即指出,在去年五月至六月之間,就僅有 5% 的美國人花時間掃描了 QR code。如此結果也讓許多把大筆行銷經費撒在 QR code 的廣告主開始熱情降溫:無論是法國傳媒巨頭陽獅集團(Publicis Groupe)或是英國廣告公司 WPP 均推估或指出,僅有不到 20% 的廣告主仍願意在 2012 年採用這種新型的二維條碼。Google 也在去年放棄一項寄發 QR code 貼紙給其地方零售商,以作為網路宣傳的計畫。

幸好 QR code 一直都不是只有廣告行銷用途。

QR code 是在 1994 年由豐田集團的子公司 Denso Wave 所研發,作為優化自動機件的存貨追蹤。之後這種資料儲存量與傳統條碼相比多達 100 倍的二維條碼,就一直在全球社會上被大量運用。除了行銷宣傳外,QR code 已經成為許多入場券或電影院票券的必備,甚至還有更多無奇不有的商業用途。例如西雅圖一家賣墓碑的商家即應用這項技術在他們的服務上:用戶必須成功掃描墓碑上的 QR code 之後,才能進入該公司為這些用戶的過世親友所成立的紀念網站。QR code 也常應用在非商業用途上,例如佛州 Sanibel 生態保護區即在園區步道途中設有 QR code,讓掃描的民眾可以得到更多動物的資訊。

最後讓 QR code 支持者最感到振奮的,莫過於 Apple 於今年 WWDC 所宣佈的 Passbook。這項 Apple 的新服務,結合了適地性服務與行動支付;其中許多服務如登機證、折價券及電影票的整合,都將應用上 QR code 的技術。





出版商的QR行銷,真的有用嗎?
Simon & Schuster 這間出版社在他們的出版書籍上印製了QR Code,讀者可以藉由掃描書上的 QR Code 連接到 Simon & Schuster 的網站,註冊會員之後,就可以瀏覽作者的歷年出版品和一些關於作者的影片。S&S 的副執行長在寄送給出版商的便條紙上寫道:

「QR Code 是一種可以運用於分類實體書籍的新方法,藉此可以建立我們的[訂閱者]資料庫。這種直接和客戶聯繫的關係可以讓我們未來的出版書市場和推出新作者更有效率。」

雖然這個概念是好的,但是真的值得去做這件事情嗎?

據上個月 ComScore’s 的調查指出,美國約有 1.4 億的行動電話持有者,這當中大約只有 4.5% 的行動電話持有者使用 QR Code 掃描服務。其中 60.5% 是男性,以年齡介於 18~34 歲(53.4%)為大宗。

現實是,很少有人初次看見 QR Code 就知道該如何使用他;又或者,知道如何使用卻因為不想註冊等因素而降低使用意願。

也因此,書商改變了他們的策略,現在要在精裝本上才會看到 QR Code 的蹤影了。




| Original:TechOrange |

Categories: ,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