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社企流總編輯林以涵

跨域連結:專訪社企流總編輯林以涵
-------------------------------------------------
 林以涵Sunny,社企流網路平台總編輯。社企流於2012年2月正式上線,是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提供關於社會企業、社會創新相關資訊,建立台灣社會企業的整合平台。


問:請簡介社企流是怎樣的組織平台?

林以涵(以下簡稱Sunny):社企流是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社企」就是社會企業,那「流」的話有兩個意思,這跟我們logo相互呼應,一個意思是資訊的「匯流」,希望透過把資訊匯流起來帶給大家啟蒙,讓大家認識社會企業,那另一個意思就是「交流」,希望透過不管是網路或是實體的交流讓更多人知道社會企業,所以logo的燈泡裡面有很多線圈。從名字跟logo可以知道我們的目標就是推廣「運用創新商業力量改善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藉由資訊分享或是活動舉辦等不同方式促成此領域發展,也讓大家多些瞭解。




問:當初成立社企流的動機?
Sunny:成立社企流完全是一個機緣。我大學是唸公共行政,畢業後到美國唸書也是唸公共事務,對非營利組織很有興趣,本想說畢業後回台灣進入非營利組織工作。不過在碩一升碩二時,系上開了一門社會企業的課程,很難得在公共政策領域會有這樣跟商業、創新有關的課程,我覺得很有趣;我自己原先對社會企業有些基本認識,知道它是一個跨界的概念,是公益(非營利組織)跟商業(企業管理)之間的整合,再加上那個暑假回台灣時剛好到若水實習,受到很多商業概念的衝擊。回到美國後,我對這領域很有興趣,因為我也知道大部分非營利組織長期仰賴捐款,對營運是一大挑戰,而社會企業是一個很新的趨勢,算是早期壁壘分明的營利企業跟非營利組織之間的平衡點。當初在若水實習時所做的研究是調查全球支持社會企業的系統,比如說提供資金、顧問諮詢、學術研究、產業交流等等的組織,我就把履歷寄給這些組織,很幸運地一個小型的美國顧問諮詢公司Social Enterprise Associates錄取我為實習生;這家公司提供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跟國際發展機構顧問諮詢服務,公司很特別,沒有實體辦公室,員工們都是網路遠端工作。碩二結束後,我認為自己所學的專業具有很強的本土性,和公司老闆說想回台灣工作,老闆便提供我機會,讓我回台灣後可以遠端繼續為這家美國公司服務,工作之餘也可以參與台灣公益領域。

去年暑假我決定在我原有的工作基礎上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我發現到雖然國外有蠻多關於社會企業的資訊,但受限於語言,台灣能花時間去接觸的人相當少。當時我想,我會架網站,會翻譯,因為美國這份工作也有資訊的來源,便覺得可以從自己能做的開始、架設一個網站翻譯、分享國外社會企業資訊。後來發現身邊很多人都想做,也陸續得到一些長輩的支持跟有熱情的夥伴加入。基本上我們的人事成本是零,只有架網站需要少部分資金,因此很幸運地,成立社企流是來自於一連串的機會跟驚喜。

問:組成成員是哪些人,又是怎樣匯聚而成?

Sunny:從去年十一月開始,我們有六個最早的成員開始規劃,今年二月上線。大家都是各有所長,來自不同背景,有唸商管的、社科的,一半是學生,一半是上班族,一半是男生,一半是女生,很多樣化,甚至還有轉職後決定把一半時間投入到社會企業裡面。最初都是我自己的朋友,後來開始有對外活動之後,有更多的志工願意投入,大家背景就更多元了。

問:在美國工作的觀察與經驗,對比起華文世界的社會企業,有什麼樣的差別?

Sunny:在國外,尤其英、美兩國,社會企業的概念其實發展得非常蓬勃,整個生態系很完整,像我自己待的美國顧問公司跟像社企流這樣的網站組織其實國外非常多,而且許多國外商學或社會科學院下都設有社會企業相關研究單位。當生態系相對完整時,政府部門也會參與其中給予協助,相關認證和法規的產生與推動也相對容易。台灣相對發展較晚,社會企業數量比較少,支持社會企業的單位也還不多。所以比較起來,國內與國際之間社會企業的數量跟生態系的完整度都有差異。

問:社企流提供的內容與資源相當豐富,包括案例、新聞、活動、書籍、等等,是如何挑選這些素材?

Sunny:我自己因為工作關係會持續關注依些社會企業相關網站,也會分享這些資源給志工們,所以大家會自己去收集新聞來翻譯,每個人興趣也都不一樣,比方說唸社會科學學科的夥伴就會找一些理論性的文章,唸商管的找社會創業性的文章,科技背景的找如何運用科技創新改善社會問題的文章,因為國外實在有太多資訊可以閱讀跟翻譯了,所以來源都不需要擔心。像大陸或香港的資訊,大家也都會開始收集,很多人也會轉寄活動訊息給我們,多管齊下的結果文章自然就會豐富。我們的議題包山包海,從金融、創新、弱勢、教育、科技、農業等等都有,因為社會企業其實是一個概念,可以整合到所有的領域,所以我們並沒有特別設限要什麼樣的題材。不過像國外微型貸款或公平貿易的題材很多,所以我們也會盡量平衡搜尋,分享一些不一樣的文章給大家,盡量每個領域都有關注到,引起大家的興趣。網站和粉絲團每天都會有新文章上架,因為我們認為身為一個匯流平台,要持續釋出訊息,才能累積閱聽者的支持,所以我也很感謝每位志工們的付出。





問:最早社企流是單純靜態收集資料的線上工具,後來從四月開始有對外活動或訪談的舉辦,何以有這樣的轉變?
Sunny:先講訪談的部分,我們覺得說雖有很多國外文章的翻譯,但關注台灣的原生題材也很重要,所以決定一個月訪談一個社會企業,從二月份開始,目前已完成八家的訪談了。

至於實體活動,其實是很多人建議我們舉辦;因此今年4/1我們舉辦了一場工作坊,讓大家有實體見面交流的機會,九月還有兩場活動。辦活動能帶來直接的現金流是好處,不過是項勞力密集的工作,目前大家都是兼職幫忙、較難配合,而策站夥伴們先深耕在內容建置上,把媒體這塊經營得更專業,所以我們希望主辦活動以半年一次為目標,其他活動可以協辦角色和其他組織合作,所以下一次大型活動會是明年二月上線一週年的活動。



今年四月份舉辦的「社企流工作坊:改變X創意–社會創新微革命」EDM


問:談談目前活動的成果?參與對象與狀況又如何?

Sunny:第一次4/1的活動是想要打響社企流這個名號,所以邀請了八位講者。上半場是「壯年智」,邀請了三位現在台灣關注社會企業相關的長輩,一位是做傳統創投經理人,一位離開若水後現在在做社會企業創投,另一位是學校教授,請他們分享台灣社會企業的趨勢;下半場是「青年力」,請了五位社會企業實務工作者來分享,領域涵蓋國際服務、復康巴士接送、農業培育、公平貿易、以及社會企業投資。我們把活動安排得很緊湊、很豐富,下半場的狀況更是非常踴躍,因為聽眾可以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小組問問題互動。至於參與對象的話剛好學生跟上班族各半,都是三十五歲以下人士,可能也跟我們是網路社群有關,比較容易吸引到比較年輕的網路使用者。


問:目前台灣學界、產業界跟政府在投入對社會企業的重視跟推廣方面,有什麼樣的成果?

Sunny:台灣目前學界已有越來越多關注,像輔大其實經營蠻久了,每週五都會辦講座,邀請不同社會企業來分享,每年也會固定舉辦研討會,他們也即將開辦社會企業的碩士課程。當學生越來越關注這領域,各學校也漸漸在累積相關課程開設或資訊分享,所以我常常會受邀到學校向同學們介紹社會企業的概念。另外,2011年的春天,台大學生成立了全球最大的社會企業交流組織Net Impact的分社「不同凡響社」,也有越來越多跟創業的相關活動都把社會企業列入主題,像之前台大創業週的活動其中一天晚上的論壇「社會企業夢工廠」,也熱烈討論了社會企業的發展。

產業界部分,像數位時代正在推動AAMA搖籃計劃,是一個國際性的活動,台灣這邊就想要做些不一樣的,鎖定培育已營運兩三年以上的社會企業,像以立國際服務、多扶接送就被納入了這培育計畫之中。政府也現在正評估是否推動立法,可見各界都開始關注這個跨領域的概念。






問:您認為台灣成立社會企業有何挑戰?又有何利基?

Sunny:如果把社會企業比喻為產業的話,在臺灣這個產業才剛起步、規模還很小,不過小歸小,我覺得很潛力。我觀察到很多學生都想投入社會企業,但不見得每個人可以投入,因為產業需求量沒有那麼大;社會企業有時候覺得找不到人才,而學生覺得找不到好的社會企業或想要的位置,表示在供需之間可能也還有一些落差。另外就是社會企業的生態系也還沒有這麼完整,像有一位作傳統創投的前輩說,臺灣對於社會企業或社會影響力投資的觀念還沒有足夠成熟,理解是一回事,大部分人還沒有完全被說服去擁抱這個想法,反而是學生比較容易願意投入。

至於利基跟優勢的話,我覺得台灣的創業精神很強、創新點子很多,我看到的社會企業家除了有熱情之外,也很有行動力,非常執著投入這件事。有一種思考是說我先賺很多錢,再把錢捐給慈善團體就好,但像英國廚師Jamie Oliver開了一家中輟生的餐廳,很多人問他不擔心中輟生會出狀況嗎?怎麼不直接開家漂亮餐廳,再把賺的錢捐給中輟生照顧機構?但社會企業家不是以賺錢為直線式的思考模式,寧願在過程中繞點路,這也表示他們對自己關注的領域是很有熱情的。每次我們辦活動,邀請到這些社會企業家來跟大家分享,他們的人生觀、經驗跟理念都對我們很有啓發。


問:您認為設計的能量可以在社會企業實踐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Sunny:我覺得設計在社會企業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也許是直接設計出產品來解決社會問題,也許是把原有的思考模式轉一下產生出很棒的創意,以人為本的設計在其中都很有影響力。像我之前訪問過一個社會企業家,他是在做國際發展相關工作,觀察到非洲缺乏電力但卻很愛踢足球,所以便與其他三個同在哈佛念書的朋友利用這原理來作電力足球,讓小朋友白天在學校踢球、晚上將球中產生的電力帶回家使用。基本上這原理不難,設計如果能釋放大家對人性化設計的想法,其實可以擦出更多火花。很多人擁有專業高深的知識,但就是需要導入design thinking來釋放他們的創意,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尤其還在概念發想階段的創業家們,如果能有設計思考的能力,做出來的東西應該會更實際、更貼心。現在的產業之間好像還是比較單點化發展,如果串連起來力量一定很強大,所以很多人也鼓勵社企流來做媒合的工作,相信不同專業擦出的火花一定很令人期待,這也許是社企流未來可能的方向。




社企流團隊製作影片,用簡易的概念讓更多人了解什麼是社會企業



Categori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