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域連結:專訪大誌雜誌主編李取中先生
-------------------------------------------------
The Big Issue 是一本創始於英國倫敦的雜誌,自1991年成立至今已經達21個年頭,雜誌內容涵括時事、社會議題及藝文資訊,目前於英國、日本、澳洲等九個國家以不同版本的形式發行;特別的是,這份刊物的通路,是透過街友來販售。大智文創於2009年底取得The Big Issue中文版授權,並於2010年四月一日發行創刊號;發行人李取中先生期望這本在英國發行已有二十年以上的刊物能同樣成功地以社會企業的模式在台灣推行,也更期望讓所有有意願工作的街友或社會弱勢的人們,能夠得到一個自營生計的機會,讓他們能夠藉由雜誌的販售,重建個人的信心與尊嚴,進而重新取回生活的主導權。





問:可否談談您的經歷,以及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之下把大誌雜誌帶進台灣?

李取中(以下簡稱李):一切都是機緣。我退伍之後,一開始是學電腦方面的軟體技能,1996、97年那時候網路正在發展,所以就順利得到了第一份工作。當時國外有一些入口網站的崛起,台灣也在跟進,我進去奇摩之後負責奇摩新聞頻道,後來又到和信超媒體,協助規劃寬頻入口網站;接著我自己出來創業,幫人家規劃網站架構及設計,又跟朋友一起成立了樂多。我一直覺得網路很有趣,新型態的服務不斷推陳出新,可見台灣的網路仍有許多發展空間;但是當社交網站(例如facebook跟Myspace)崛起之後,開發出一些新的應用服務,我開始覺得網路發展大概已經到一個端點了。由於樂多的主要用戶都是藝文愛好者,「樂多新文創」這樣的平台便應運而生,我們大概找了八九十位外稿作者來供稿,其中將近一半住在國外,跟他們因此建立了穩定的關係。

我自己一直對設計都有興趣,做網站時我會對layout跟視覺有所要求,後來轉成作雜誌,雖然使用的載體不一樣,但我所喜歡跟擅長的領域都是接近的。說實話辦雜誌的風險還蠻大的,但我覺得雜誌發刊跟社會企業對我來說都是很新的嘗試,像社會企業在2009年以前其實很少人談。在做這份雜誌之前,我自己也做了一些研究,比方說雜誌的型態內容、對街友的認識、國內大眾交通運輸系統像捷運、台鐵、高鐵等等,我針對這些資訊做了一份企劃書,然後跟英國The Big Issue聯繫,大概在2009年11月中去了一趟英國,我們還做了六版的雜誌封面試做給他們看,所以英國The Big Issue的答覆是:“Go ahead!”。基本上取得授權不是那麼難,因為他們也都知道辦街報其實真正的考驗是在後面,因為透過這樣一個特殊通路的建立確實不容易。2010年的1月我離開樂多,2月份成立大誌,4月就發行創刊號,其實整個過程相當快,大概沒有一個國家的街報是用這麼快的速度建立起來的。





問:為何選擇The Big Issue?跟其他國家的The Big Issue有相互連結嗎?

李:一開始就是將雜誌跟社會企業結合的理念,而The Big Issue是在這個領域做得最好的,在英國從1991年創立到現在快二十年,代表他們組織運作是很有制度的,這是我們很欠缺的。另外我知道自己資源不夠多,所以考量推動跟資源運用上,就還是去英國走這一趟,這樣就不必大費周章來說服別人或是解釋這是什麼樣的刊物。英國The Big Issue提供的就是一個品牌,各國的The Big Issue都是獨立組織,營運資金必須自己籌措、人力也必須自己招募。因為我們的營收幾乎完全來自零售,跟一般雜誌靠廣告收入不同,因此初期的營運真的很辛苦,也只有十幾位販售人員。另外也還要考慮販售人員的狀態,每個人的勞力付出一定有相對應的期待收入,如果他們販售雜誌所賺得的錢無法改善他們的生活現況的話,自然就不會想要透過販售雜誌來賺取收入。所以The Big Issue必需協助販售員們能夠從中得到合理的報酬,這樣的架構才能順利運作下去。2010年4月份創刊,零售成長速度還算快,不過大概也到11、12月才算真正穩定下來。

就內容而言,我們不傾向使用其他國家的稿件,因為要去瞭解內容、翻譯,都需要時間,所以我們還是屬意找一些符合我們屬性跟定位的外稿作者來寫,除非我們需要一些國外明星專訪或報導,才會寫信跟國外取得授權。各國的街報組織其實都是獨立的,只是彼此之間有一些非固定的稿件來往跟聯繫。基本上各國的The Big Issue在內容上都不太一樣,各國街友生態也不同,像台灣北中南就有地域性差別了,跨國的環境差異一定更分歧。

問:如何定義雜誌的讀者群?

李:讀者群設定很簡單,我們都是設定在公眾運輸系統的外圍,一般上班族跟大學生是最常坐捷運的,所以20-35歲的年齡層區隔是很清楚的。另一個就是Y世代,也就是網路世代,我們依據他們的生活習性去理解他們對週遭事物的看法,再來思考要提供什麼樣的內容。




問:您如何看待大誌雜誌作為一種社會企業的角色?

李:基本上社會企業我沒有把它定義在公益,以企業的角度來看,社會企業本來就要提供商品跟服務給消費者,那是它本來的責任,不能說我們是透過特殊管道或推廣特殊議題,在商品及服務上就有所打折。當然來自社會上的支持或協助是有的,但不能靠它成為組織運作的常態,不能期待大家每次都靠支持的心態跟你買,因為那可能只會發生在剛開始的一次或兩次,而是必須要回到產品或服務內容的品質來評價。當我看了這次的雜誌內容,我很喜歡,我下次就會繼續購買,而不是一直使用善意行銷來推動。另外,對販售人員來說,他們也是背著雜誌、靠自己的勞力在賣雜誌,所以我覺得這五十塊給他們賺,是他們的勞力所得,不是一種捐獻,不是說我「捐」五十給你,而是你賣一本雜誌給我,我付一百元,五十給你賺,沒有所謂上下或是愛心這種捐獻關係。

一本雜誌必定有它設定的讀者群,有人常會問我說我們的雜誌是不是應該更有社會性一點?對我來說,我會覺得我們組織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社會性,但我們雜誌的內容要不要這麼社會性,或是我們的販售人員要不要再去承載這種社會性下既定的主觀刻板印象,這都是我所考量的點。社會上一定會對遊民們有一些主觀的刻板印象在,當他們透過這種方式販售雜誌去跟人們互動,我要不要讓他再去承載較為沈重的內容?這樣會不會加重一般人對他們的刻板印象?有些價值觀與理念是我們希望傳達給讀者的,但內容、訊息的傳遞方式可以有很多種的選擇,我們比較傾向讓讀者透過理解其他國家已經發生或在醞釀改變中的議題去自我省思與作出選擇。



問:目前產、官、學部分,是否有給予大誌雜誌任何支援或連結?

李:官方有從旁協助,我們雖沒有什麼補助需求,但我們常常辦說明會,就會商借台北市政府萬華那邊的社會福利中心,或者說我們想要瞭解某位販售人員的狀況或背景,就會請教社會局,可能他們那邊會有相關的輔導資料等等。基本上政府是站在鼓勵的角色。學界的話,大部份是舉辦座談;學者們做一些相關研究想更瞭解我們,或者邀請我們去跟學生們座談。

問:您認為設計在雜誌出版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李:設計應該在美感跟實用上取得平衡,要看狀況決定,有時實用要高於設計,這之間很難有定則。以雜誌來說,我認為可閱讀性應該比美感再重要一些,但這要考量到雜誌本身的定位,然後在兩端取得平衡。設計者要先定義、掌握好自己的調性,同時也回歸到使用者需求來思考要帶給讀者什麼題材、內容跟形式。
公視晚間新聞的大誌雜誌報導:




還意猶未盡嗎?再送上一段李取中主編應TEDxTaipei Change之邀所作的演講,與聽眾們分享媒體最重要的角色必須回到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人類的核心價值:






Categori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