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觀點:台北啓示錄 - 從「落腳城市」到「行腳城市」的都市設計綱領

標榜著動態(dynamic)、流變(becoming)和異質性(heterogeneous)的現代都會,對於生命階段大部份光景都在不同都市情境中不斷穿梭、移動的現代人來說,究竟會造成什麼感官或情感經驗上的印象和衝擊?!深邃、大器、便利、迅速、曲折、渾沌、雜亂、倉皇、侷促等針對城市生活的觀感隨意蠡測而唾手可得之五花八門修飾語,恰巧說明了現代城市總是蘊涵最南轅北轍、甚至極端對立的價值和思考。拉扯在諸如普同與特殊、認同與差異、繁與簡、緊與鬆、快與慢等一系列二元對立的對偶觀念所形塑的「都市現代性(urban modernity)」特質中,設計這個被視為當代改革創新的顯學和萬靈丹,又該以什麼樣的角度切入,來嘗試對層出不窮的城市議題進行針砭、省思並提出適切的問題解決方案呢?!



「落腳城巿」指涉的是伴隨現代化乃至於全球化過程中常見的非/半自主遷徙所造成的都巿化效應或都市想像。這個遷徙可能是透過奴隸交易、戰爭或飢荒難民、移民、留學等形式,專屬特定種族、族裔和社會階級的大規模跨國移動,也可以是國境內因城鄉差距加遽所引發的人口流動。落腳城巿包藏著異鄉遊子們離鄉背井、驀然回首之際的辛酸和無奈、寄寓頭角崢嶸、出人頭地的壯志和渴望、蘊藉物換星移、滄海桑田的鄉愁和失落,也往往承載著烏托邦難免幻滅後的憤懣和控訴。

相對於落腳城巿中的沈重步履和蹣跚身影,「行腳城市」居民的情感結構則相對輕盈而不羈。那是一種接近「觀光客凝視(tourist gaze)」所體察到的都市意像:充斥著瞬息萬變和稍縱即逝的速度、韻律和節奏感,不知名角落裡隨時湧現始料未及、意想不到的驚喜,日常生活行住坐臥間處處蟄伏待細細品嚐的的確辛和美好。行腳城市的住民不只在都巿的水泥叢林中汲汲營生,也在意享受城市生活在時間和空間上的多重紋理和複雜折皺。他們是班雅明(W. Benjamin)筆下,十九世紀末駐足、流連巴黎街頭和拱廊的漫遊者(flaneur)群像,在標榜進步、前衛、時尚的都會消費生活中回頭撿拾過往歲月的歷史碎屑,考掘多層次的文化沈積,啜飲繽紛多元的生活況味。

乍看下,落腳城市和行腳城巿似乎是人類近代文明史上不同歷史階段的城市想像,分屬不同世代對於都市的生活意識和集體情感。但在城市居民生活世界中的現實處境裡,兩種城巿意象幾乎並置共存,如同傅科(M. Foucault)式的異度空間(heterotopia),其中現實和虛構任意拼貼、相互擬仿,儘管鮮明而真實地在城市居民各自迥異的生活軌跡中彼此消長,卻也形構了都市社會生活的集體秩/階序基礎,觸發了都市居民對於文化本真性(authenticity)的焦慮、探尋和論辯。





在大部分的時間裡,城市是安身立命的棲身之所,在食衣住行等基礎公共設施的層次上必須滿足物質生活的各項基本需求;另一方面,城巿亦須滿足社交、休閒、娛樂甚至自我實現等心理或情感欲求,繼續扮演希望、夢想和願景催生和育成者的角色。當城巿設計必須同時回應居民對落腳城市和行腳城巿的雙重期待(需求+欲求),就不是傳統都計、建築、景觀規劃等單一專業視野可以勝任,需要「跨領域設計」的資源整合和協作。當「適體性」的物質滿足不再是唯一著眼,當我們真正關注的是市井小民在日常生活中的綿密體驗和細緻感動,過去那種訴諸結果論的、技術專家主導的「機能導向」設計就注定被強調過程、鼓勵參與的「需求導向」設計給取代。

島嶼台灣地處大陸文明和海洋文明交匯、深受東西文化洗禮、歷經(無論是政治、經濟或文化意義上的)多重殖民與去殖民進退維谷的夾縫經驗,作為首善之都的台北,其城市發展除了概括承受原本相對多元的歷史遺緒與文化傳承,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戰後台灣社會經歷如火如荼之快速現代化(工業化+都市化)過程中承受最直接、強烈的衝擊。其中最令人動容的往往是不同文化系統之間經由一開始對立、衝突,到後來拼接、融合等文化雜揉化(cultural hybridization)的風貌。正因文化不只多元紛呈,而且兼容並蓄,因此除了點狀的呈現外,必須結合線的連結和二度、甚至三度空間的構面,將時間遞嬗與空間散播的向度一起擺進來,才能具體而完整地描繪台北城市文化的深廣和豐美。





若能透過跨域設計手法,軟硬兼施並虛實整合出一套整合衛星定位、城市考古、顯示技術、導覽、應用程式(app)、擴增實境(AR)、大眾運輸和文化觀光等的帶狀機制或生態系統,就能夠促成以一種動態、流通的方式 對城市不同尺度(巷弄、街坊、園區…)下的符碼、象徵、遺跡/址、地景/標、風情、特色等多元風貌和繁複肌理進行深度再現和巡禮,對「文化雜揉化的路徑和軌跡(the routes/trajectories of cultural hybridization)」進行層層剝視和探察。我們深切期待:台北在邁向「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道路上,能夠以經營無縫「市民一日生活體驗」的「服務設計」理念為前導,用心注入不同人種、族群、階級、社會地位、職業屬性等主體位置在台北城市發展一路走來的社會生活史和庶民文化風貌。那麼我們的城市設計就不只處理五感六覺等個人體驗的範疇,而進而觸及更具集體性的「社會設計(social design)」面向,對個人與他者之間、個人和社會或大環境間的互動關係,乃至於城市行銷或國家品牌打造等議題上,產生更鉅大、深遠的影響力。




Categori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