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觀點:邁向一個後視覺的設計思考 - 三論「科技文創」

相對於人類現代生活中對視覺(visuality)的過度依賴和超荷開發,其它感官的敏銳度則相對萎弱退化。在英文裡我們習慣用「I see. (我知道了) 」表述對事物的「理解」,總是說「Seeing is believing. (眼見為憑)」代表「相信」這個複雜的心理裁量其實奠定在肉眼可以辨識的基礎上。現代人太理所當然地藉由映入眼簾或目光所及的視野(horizon)和視框(frame)對周遭環境和外在世界進行觀察、判讀、測繪、蒐整、建檔、編纂、剪裁、分類、劃界,甚至觸發情感動員,形成價值判斷。現代世界儼然是一個視覺獨排眾議、妄自尊大的時代。


事實上,文藝復興以降,歷經科學革命、啓蒙運動、法國大革命、工業革命所逐步形構的「現代社會(民主政治+工業文明)」,其合法性基礎正是由「透視法原理」允諾之「笛卡爾式理性思維主體」的視覺至上主義。在視覺霸權(我思/視、故我在)所打造的一目了然、整齊劃一、分層節制的官僚體系裡,其它感官(耳、鼻、舌、身、意)儘管備受漠視打壓,卻也潛抑成潺潺暗流,頑強蟄伏於飽受視覺理性不斷規訓、馴化的各種社會體制(social establishment)下,繼續發揮長期綿延且具穿透性的影響力,這正是學界所謂「第二現代性(second modernity)」的提法。



現代理性思維主體的觀看之道(way of seeing)總是蘊含著一個視覺上的消失點(vanishing point)
圖說:現代理性思維主體的觀看之道(way of seeing)總是蘊含著一個視覺上的消失點(vanishing point)。

換句話說,現代性所指涉的並非完全是政府、銀行、企業、醫院、學校、工廠等各類現代機構、組織、規章和制度,所頌揚的也不只是資本主義社會主流價值體系中一味強調優勝劣敗、物競天擇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式(social Darwinism)思考邏輯。現代主義美學固然有其「陽具欽羨」本質,喜好標榜船堅炮利、國富民強甚至帝國榮光,誇談量體最大、海拔最高、頭角崢嶸等的世俗事蹟和成就; 但亦隱含自我反思(self-reflexivity)的特質,試圖從理性的幽暗面去逼視、剔透出現代生活的體驗中更貼合真實的脈絡和更細緻複雜的紋理。從波特萊爾(C. Baudelaire)的敗德描寫和感官逾越、普魯斯特(M. Proust)透過日常生活的感官知覺對過往記憶的召喚、文化社會學者齊穆爾(G. Simmel)討論世紀之交都會個人主義的切片式反思、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達利(S. Dali)以無意識夢境中的蒙太奇拼貼對機械文明的揶揄、文化評論家班雅明(W. Benjamin)從都市浪遊者(flaneur)和廢墟美學角度對十九世紀末巴黎拱廊街的分析、情境主義社會評論家德波(G. Debord)對於二十世紀初消費生活和奇觀社會的批判、馬克思主義人文地理學家列斐伏爾(H. Lefebvre)對現代都市生活紋理和脈動的辯證考察到文化研究學者狄賽托(M. de Certeau)對日常生活詩學的大聲疾呼,我們很慶幸仍保有一個相對完整的思辯脈絡和書寫傳統,來捕捉時空更迭與推移中,那些細緻幽微卻往往習焉不察的情緒高低、慾望起伏與繁複感官經驗的縱橫交錯。

就算是一般人,也依然可以透過聽覺去緬懷一旦逝去、永不復返的年少輕狂和青春悸動。在味覺和嗅覺裡追尋鑲嵌在記憶深處、孩提時期童騃的執著純真,或者稍稍撫平在異鄉旅次中隅隅獨行時、內心隨時飽脹滿溢的鄉愁。在親人朋友的深情擁抱中修復反覆撕裂、長久難癒的創傷。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臥中體會時間緩慢遞嬗中光影的細微變換並會心領受那儘管無處不在、卻總在轉瞬間稍縱即逝的確幸和美好。

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和諧對位或擺盪拉扯,不但無時不刻地形塑了現代生活方方面面的雙重張力,也深刻體現在每個隨著歷史變遷和時代脈動與時俱進、引領風騷的設計風潮之中。如果我們不願服膺現代主義「形隨機能」的理性至上宣言; 不服氣受「製造導向思維」的箝制,窄化設計為視覺造型上的外觀優化; 不想迷失在既有文創格局對文化符碼進行輕率粗暴的視覺移植和拼貼遊戲中; 不只憑藉國際得獎來提高設計的產業位階和國際能見度; 甚至不滿足受限於既有、舶來的慨念框架(例如生態設計、善念設計、感動設計等)來進行設計創新; 那麼,或許是時候去用心提煉並且積極建構另一套新的語言來進行自我表述、主張和宣稱,來標定自己在世界設計版圖上的獨特位置?!

「科技文創」概念的提出和呼籲,正是我們在上述思考脈絡下的一個初步嘗試:從對台灣製造業長期累積之優秀製程、技術和材料知識的「批判性繼承」; 以想像力為核心、以使用者需求導向的設計為引導而催生的「創造性轉化」,到最後總能大破大立、開風氣之先的「破壞式創新」; 奇想創造的創意產出,正一步步體現由人造物趨向神造物的設計理念:時間軸的演繹不但「內鑠」於產品自身(生物仿生),同時也以產品為中心從「外延」至整體服務系統中(使用者歷程),尤其著重在此內外兼修、瞻前顧後的設計堅持中注入能夠豐富個人「五感」體驗的各種設計巧思,甚至更進一步在現有的社會生活中重新調整社會互動、形塑社會關係,孕育出集體「共感」的心理依歸和感動。這是為何我們的設計創新總能以「品牌化」的企圖與宏觀,一路走來為台灣的傳統產業和技術法人另闢蹊徑、開疆拓土的關鍵因素,也希望未來能為身處的社區、城市和國家,打造更深刻的歸屬和認同。



圖說:多元異質且瞬息萬變的現代都會日常生活早已成為設計創新不可迴避的課題。
圖說:多元異質且瞬息萬變的現代都會日常生活早已成為設計創新不可迴避的課題。


如果我們能夠把時間和空間當作設計的重要參數,把日常生活(everydayness)當作以設計進行社會實踐(人文思考+社會關懷)的實驗場域和發生脈絡,或許在機能、實用、線條、色彩、美學、風格、人因等老生常談的設計語彙外,我們可以從諸如律動、節奏、速度、頻率、線性、循環、綿延、停頓、強度、密度、重複等深刻影響現代人時空經驗至深且鉅的關鍵字入手,更進一步地來探索設計創新的另類可能?!





Categori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