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功夫」裡面的大宅院想必是令大家印象深刻的生活環境,但這樣的現象不只是出現在
電影裡面,攝影師Michael Wolf的作品真實的反映出香港的地稠人狹。人口密度增加,土地面積越漸缺乏的現象似乎衍生出一種特別的居住形式。世界上有的人一家住在12坪大的房子裡,也有的人在旅館上選擇住在膠囊式床艙裡,更有的人花錢去體驗住在一平方公尺的空間!"




香港110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707萬人。他們頂著世界最密集的天際線,也承受著世界最沉重的房價負擔。德國攝影師Michael Wolf在香港拍攝完成了“建築度”和“100X100”(100個居住在100平方尺公屋的家庭)兩組作品。作品展示了香港住房的里外兩面,和風光背後的另一面。


建築密度 Architecture of Densi

  • 因歷史、政治及地理環境等原因,香港土地開發率僅有23.7%。
  • 用於住宅用途的土地開發面積76平方公里,僅佔土地總面積的6.8%。
  • 對於土地開發的限制導致市區人口密度很高,707萬人主要居住在高層住宅內。
  • 全港共有6588座高層樓宇,遠超紐約的5818座,成為名副其實的“摩天城市”。
Michael Wolf 的作品“建築密度”將目光聚焦在這些令人窒息的混凝土“幕牆”上,描繪出了一幅幅遮天蔽日的抽象圖案。

Michael Wolf “建築密度”第57號作品 (2006)

Michael Wolf “建築密度”第119號作品 (2008)

Michael Wolf “建築密度”第39號作品 (2003)


Michael Wolf “建築密度”第23號作品 (2005)


Michael Wolf “建築密度”第19號作品 (2003)



100X100

香港平均房價為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12.6倍,居世界首位。
截止2011年,47.7%的香港市民因無力購買私人住宅,居住在公屋(政府廉租房)或居屋(政府限價房)內。其人均住房面積為12.8平方米。

九龍石硤尾公屋是香港第一個公共住宅區。1953年12月24日,石硤尾木屋區發生大火,53000人無家可歸。
港府直接介入房屋供應,在災後原址興建公共住宅,安置災民。石硤尾也成為示範點,開啟了香港公屋時代。

2007年4月底,Michael Wolf 得知石硤尾公屋將進行拆除重建,用四天時間挨家挨戶拍下了石硤尾公屋的每一間100平方尺(約9.3平方米)的房間,
展示了這些經歷了半個世紀的公屋,和100戶在此居住的家庭故事。
2007年5月1日,石硤尾的居民開始陸續搬離,拆遷開始。



Michael Wolf “100X100”第20號作品 (2006)。姓名︰Lam Sam Mui。年齡︰93歲。

在此居住時間︰30年。曾經職業︰小販。喜歡此公屋的哪些方面︰不發表評論。





Michael Wolf “100X100”第18號作品 (2006)。姓名︰Choi Ting Shou(右)。年齡︰69歲。

在此居住時間︰27年。曾經職業︰保安。喜歡此公屋的哪些方面︰鄰居友善。





Michael Wolf “100X100”第4號作品 (2006)。姓名︰Liu Kam Chiu(左),Chung Fut(右)。

年齡︰70歲(左),81歲(右)。在此居住時間︰17年(左),20年(右)。

曾經職業︰清潔女工(左),小販(右)。喜歡此公屋的哪些方面︰交通便利,鄰居友善,通風好




Michael Wolf “100X100”第15號作品 (2006)。姓名︰Tham Ho。年齡︰99歲。

在此居住時間︰26年。曾經職業︰水泥廠職工。喜歡此公屋的哪些方面︰

房租低,可以和鄰居聊天,鄰居互相照顧(一位鄰居每天幫其買食品)。



Michael Wolf “100X100”第92號作品 (2006)。姓名︰Ma Gui Woon。年齡︰68歲。

在此居住時間︰13年。曾經職業︰制衣廠工人。喜歡此公屋的哪些方面︰喜歡這里的一切。



對於多數香港市民來說,居住在十多坪的公屋中並不是選擇而是生活必需,那樣一塊空間裝載的是一生家當,也是他們的人生回憶。而大大相反的,是柏林的一平方米小屋和近來流行的「膠囊旅館」,居住的民眾有的是為了方便省錢,有的則甚至是「花錢去體會」小空間生活,這樣有點諷刺卻又帶點有趣的現象似乎也反映出城市與人口密度的日漸失調。




一歐元一平方一晚上,柏林別樣的住宿體驗

由Le-Mentzel發起、寶馬古根漢姆實驗室、短租在線服務和柏林 Eastseven Hostel 旅社共同合作完成的建築項目The ONE sqm house 在柏林啟動了。The ONE sqm house為面積僅為一平方米的小屋,為藝術家、社會活動家、冒險家、學生、窮人、無家可歸者甚至背包一族提供簡單而便利的住宿環境。而住宿一晚也只需花費一歐元而已,這種獨特的住宿體驗想必很多人都想要嘗試一下吧。











除了柏林這樣特殊的一平方米小木屋以外,大家時有耳聞的就是起源於日本的「膠囊旅館」。高密度的旅館住宿設施,主打的就是方便及便宜,是背包客、學生、商旅人士等喜愛的選擇,膠囊旅館的空間幾乎就是一張床,也是一種因應城市高密度成長、地狹人稠的新穎發展。台灣在高雄也掀起了這波潮流,但是似乎與正統的膠囊旅館略有差異。



膠囊旅館(カプセルホテル)

位於名古屋的膠囊旅館,外觀看起來與普通建築一樣。但是內部就有別於一般旅館,房客住在一整排「床艙」中,空間十分狹小,不適合隨身攜帶大件行李,同時也為講求方便,衛浴設備是公共的。特別之處在於,為了維護環境安寧,房客在看電視時都必須佩戴耳機。而且叫你起床的不是鬧鐘,而是直接把空間內的燈全打亮!











高雄Single Inn膠囊旅館

台灣這個膠囊旅館似乎是日本的放大版本,旅客有1.5坪的空間裡頭有一張單人床還有空間可以放行李,而因為原本是三溫暖改造的,所以住宿還可以泡湯,不僅旅館備品一一不缺,公共空間設備更是豪華,讓膠囊旅館一點都不膠囊。












Categories: ,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