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設計蔚為顯學,當設計思考逐漸成為跨領域或學門之間爭相援引的概念工具和操作方法?
我們必須開始面對以下一連串關於設計教育的自我提問:如何培養設計思想家(design thinker)?設計思想家與設計師的養成有何本質上的差異?



儘管在現實世界裡設計師和設計思想家的界限模糊,但在概念上和分析上仍有嚴格區分的必要。一般來說,學院的設計師養成教育,比較著重在美學表現上的技法訓練,而新興的設計思考,所需俱備專業技能和素養則更趨複雜而多元。以下初步闡述打造設計思想家的幾個不可或缺的特質:

1. 顛覆原有框架的反思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實用主義者(pragmatist),深信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途徑,著重大破大立、大開大闔的思考格局。絕不謹守那柏拉圖口中只有在觀念世界才能臻至完美的先驗「理型」,亦從不囿限於特定專業藩籬內的頑固我執和慣性互動。設計思想家是天生的懷疑論者和不懈的學習者,勇於走出舒適圈、打破成規、擁抱異己,藉由跨域連結、對話與交流,對日常生活中原本習焉不察、甚至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刻板印象、進行深刻叩問、反思並且活絡歸零思考。 





2. 時間軸的考察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未來主義者(futurist),但其對於未來夢想生活的烏托邦想像並非奠基於不切實際的玄思空想。設計思想家立足當下、透過審視過去而展望未來,對歷史發展的脈絡和和時代演進的軌跡,舉凡政經發展、環境變遷、社會脈動、科技演進、美學風格等經常保持敏銳的觀察和深刻的洞察,也因此總能夠精準預測生活風尚的大勢所趨。





3. 空間場域的感受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經驗主義者(empiricist)。善用眼耳鼻舌身意等五感六覺,切身感受當下流連駐足的特定地方感、細緻蠡測地域性差異、體察文化風俗的幽微制約,剝視城鄉生活的多層次紋理,在現代社會日常生活中體會行住坐臥以及跨界(border-crossing)移動經驗裡的節奏和律動,不間斷地蓄積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風潮下因地制宜的設計/創意能量。 



4. 產業脈絡的分析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崇奉整體論(holism)的策略家(Strategist),相信單點存在的意義和價值,必須在線的交錯連結乃至於整個構面的通盤考量下才能充分彰顯。設計思想家對內體察企業體質、分析現有條件和盤整既有資源; 對外偵測全球產業動態和趨勢,透過不斷調整組織架構和商業模式,規劃階段性企業策略、目標和願景。 




5. 美學藝術的鑑賞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美學家(aestheticist),對藝術思潮、設計沿革和生活風格變遷有著近乎偏執的持續關注和深厚涵養。設計思想家擅長將美學體驗和藝術鑑賞上的長期浸潤和點滴內化,具體應用在具備高感質的產品與服務創新過程中,塑造文化創意產業的嶄新風貌。 



6. 社會公益的實踐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公益家(philanthropist),將設計視為社會培力(social empowerment)的工具,意圖實踐設計淑世的普遍價值。設計思想家對於通用設計和善念設計理念的播散與推廣、相關資源的串連與整合不遺餘力,期待以設計力具體承載社會關懷、促進社會創新。 



7. 永續環境的關懷能力
設計思想家是環境論者(environmentalist),屏除過去對地球資源過度耗損的開發主義(developmentalism)線性剝削邏輯,以永續的精神迎向與自然環境循環生息與和平共生。藉由推廣生態設計、從搖籃到搖籃、生物仿生等的設計理念,厚植綠色設計能力,共同思考企業、經濟和地球的未來。



在設計文化朝向普羅化(popularization)發展的年代裡,我們一方面頌揚設計民主化(democratization)的正向價值,同時也要留意小資情結作祟下『人人都是設計師』的民粹迷湯。從設計師邁向設計思想家的過程,其中有太多的專業積習和門戶成見需權且放下,許多教科書裡後設的理論知識需實際驗證和調整,更多跨域知識整合和對外溝通的工作等在前頭,何啻漫漫長路?!絕非知識分子下鄉的降尊紆貴之舉,更毋需包裹在任何政治正確的糖衣之下。設計思想家的養成,非但沒有一丁點降低設計從業人員的訓練門檻; 想反地,其投射出來的宏觀視野和恢弘格局,更是所有設計工作者必須謹慎面對的嚴肅課題。


Categori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