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意(creativity)到創新(innovation),何啻漫漫長路!設計要真正回歸到一門「關於人的藝
和科學」來歸零思考。

不久前學界友人邀我從業界角度,幫學生的學期報告點評。我本學術逃兵又因緣際會從事設計教育推廣工作,樂於跟學生族群互動,當然一口應允。結果證明是相當難得的機緣和經驗,跟大家分享,也藉機說說對當前設計/創意教育的看法。




那是一個潮濕悶熱的尋常台北午後,雨下不來卻禁錮著風,天空老陰霾著。面對的是一群國內正時興所謂文創相關科系大學生,被要求模擬「微型創業」的歷程,著手進行相關規劃和籌備。準備粉墨登場的各組學生們,面對在場兩個大學教授外加三個外審委員(一個創投公司老闆、一個藝術基金會策展人,另一則是設計產業代表)組成的評審團環伺,難免侷促不安和緊張騷動。

相對滯悶的低壓很快地在大朋友們的禮貌寒暄和笑語互動中悄然冰釋… 老實說,事過境遷後,我對當天上台報告的多數內容早不復記憶,只依稀記得學生們舉手投足間儘管青澀,心裡卻很溫熱,眼神裡面吐露著實現未來夢想生活的殷切期許和憧憬。

然而,真正讓我擔心的也正是這股殷切期盼和憧憬中隱約浮現的輕盈懵懂和過度浪漫:幾乎每一組報告的聚焦,都不約而同地圍繞在產品開發的單點思維上。談設計理念、學理鋪陳、創作緣起、團隊協作、實驗試誤、手工細作…,十足令人動容的情節和故事。我對這些個體化社會中成長的年輕世代勇於做夢、築夢的勇氣由衷敬佩,卻又不自覺地憂心在其日後實際逐夢的過程中,所需面對的崎嶇生態和殘酷異境(或實境)。




除了藝文創作,不是還有產業化的起心動念嗎?怎麼一直以「(創)作者中心」的姿態,叨叨絮絮反覆闡述著自我感覺良好的話語?怎麼沒想到回歸到使用者的需求以及消費者的反饋中,去思索產品定位和市場區隔的問題?怎麼沒把自己憚精竭慮、苦心孤詣的「作品」,置放在一個動態且高度競爭性的市場中去衡量其價值?怎麼一窩蜂地醉心研發(其實是大量複製)標榜高度原創的文創商品,卻不花點心思整合既有資源、經營一個同時結合商品和服務,彼此共榮共生的生態系統?除了創意市集和網路銷售,怎麼不想想產品是否可以透過其它通路,另闢蹊徑達到獲利(商業模式)?在什麼生活脈絡、敘事情節、感官體驗和情感共鳴下販售(情境設計)?又該擺在什麼樣的空間企劃、環境氛圍和互動場域下販售(展示設計)?除了營造生活裡的小趣味、小莞爾和小確幸,滿足個人生活風格的實踐,我們眾口鑠金的文創產業,又如何能夠為實現一個更集體、更普世的價值和目標而一起努力?

我當下自忖一定是對師生過度苛求了,怎麼可能整個商業機制和環節都要求學校教育方方面面地顧及?但換個角度想,如果這就是日後他們自行創業或者步入職場必須坦然面對的複雜現實情境,我們又如何不該點滴據實以告、甚至早做預防或授以應對之策,而眼睜睜看著他們一步步深陷更大的生涯風險之中?好多問題瞬間充塞胸臆,只覺不吐不快,不過眼見其它委員們循循善誘的姿態,我最後終究能夠做到的,也只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世故點撥和善意提醒而已。



從創意(creativity)到創新(innovation),何啻漫漫長路!設計要真正回歸到一門「關於人的藝術和科學」來歸零思考,同時透過理性機制,充分整合資源發揮綜效,畢竟知易行難。或許,體制外的設計教育,該是要好好思索:如何把課程整體規劃的焦點,從創意的觸發轉移到創新的落實上?!



Written by Erik Chu


|圖片來源:1/ 2/ 3/ 4 | 


Categories: ,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