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六歲的迪倫為了好朋友的罕見疾病募款,募款方式是手繪的畫冊,爸媽非但沒有阻止,
反而全心幫助指引小迪倫完成這個大大的愛心行動,其實小朋友做公益並不難,難的是從小父母灌輸的身教影響力。



六歲的迪倫(Dylan)和七歲的約拿(Jonah)是好朋友,但是約拿有一百萬個人中只有一人會罹患的罕見疾病GSD(第一型肝醣儲積症)。但是對狄倫來說,約拿是一百萬個人中唯一的一個好朋友,所以小狄倫決定募款,替朋友籌醫藥費。出發點是這麼簡單,但卻也非常不簡單。




狄倫的爸爸媽媽建議他舉辦一個烘培義賣會,或是檸檬水義賣站來募款,但是狄倫有別的想法:他想要出一本畫冊。隔天狄倫就把畫冊「超巧克力棒(So chocolate Bar )」畫好了,然後認真的拿給爸爸媽媽要他們複印。畫冊中的主角巧克力棒,正是狄倫和約拿最愛的巧克力棒。畫冊裡畫的正是他們最喜歡的事,像是『去海邊玩,真是超巧克力棒的!』。狄倫和約拿的爸爸媽媽請親朋好友一起幫忙,印製了兩百本的義賣畫冊,也找來了當地的巧克力棒廠商贊助一些巧克力棒,並在他們的學校舉辦義賣活動。沒想到短短的幾個小時內,畫冊就銷售一空,募得了$6000美元。他們現在持續募款,而且已經募得超過$175,000美金。

他們也製作了一個簡單的網站→Chocolatebarbook.com ,可以在網站上看到兩個小男孩的照片、募款故事以及捐款的方式等等。這兩個小男孩真是超巧克力棒的。隨著這個義賣越來越被重視,開始有媒體報導這個充滿熱情童趣的故事,這也使的募款金額越來越充足。狄倫現在立下目標,希望可以募到$1,000,000,狄倫要把這些錢全部都拿來幫助像約拿一樣的小朋友。




《孩子救孩子》蚊帳大使凱瑟琳

看完狄倫和約拿超巧克力棒的故事後,另外一個七歲美國小女孩的故事轟動了好久。詳細的故事,你可以看《7歲小女孩拯救2萬個非洲孩子》這篇文章。簡單的說,當年七歲的凱瑟琳偶然看到電視上播著,每30秒就有一個非洲孩子死於瘧疾的紀錄片。小凱瑟琳很驚慌問媽媽能做些什麼來幫助這些非洲孩子,媽媽上網查了資料後告訴凱瑟琳因為蚊子會傳染疾病,使他們生病,但是因為非洲孩子買不起蚊帳所以不斷的死去。凱瑟琳聽完後,開始存錢決定買一頂蚊帳捐給非洲孩子,她的媽媽幫忙她找到一個非洲蚊帳協會,將第一頂蚊帳捐出。

但隨即,凱瑟琳小小的腦袋發現一頂蚊帳並不能幫助所有非洲孩子,因此她決定開始募款,並且開始動手做「證書」(因為蚊帳協會頒發了一張證書給她,凱瑟琳認為她也要給願意捐款的人一張證書) 。凱瑟琳全家開始買膠水、蠟筆、亮片等等材料,製作起證書,沒想到越來越多人響應了活動,蚊帳也跟著越捐越多。凱瑟琳甚至「頒發」了一張證書給比爾蓋茲,上面歪歪的字寫著「親愛的比爾·蓋茨先生:沒有蚊帳,非洲的小孩會因為瘧疾死掉,他們需要錢,可是錢在您那裡」,比爾蓋茲因此捐出了三百萬美元給非洲蚊帳協會。凱瑟琳,小小的身體,卻擁有大大的愛心。




美國孩子跟台灣孩子的差別?

看完《超巧克力棒》的新聞和《凱瑟琳的蚊帳》,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為什麼美國的孩子好像比較『厲害』?」。印象中依稀感覺美國有許多相關的例子,都是小小的孩子做著大大的事情,反而沒聽過年幼的台灣孩子表現出特別的舉動(關於台灣六或七歲孩子的新聞,大概就只有父母抱怨學校的營養午餐,或是老師不夠關注自己的孩子)。難道是美國孩子的基因比台灣孩子好,所以美國小孩更富愛心與創造力嗎?還是美國孩子的智商比較高,才能夠更想出絕佳的募款點子嗎?美國跟台灣小孩真的差很多嗎?

其實美國孩子跟台灣孩子的差別,就是沒有差別,有差別的是美國的父母和台灣的父母。當日本311地震時,我們仍然可以看到台灣的孩子捧著小豬撲滿全數捐出單純的想要幫助需要的人,孩子都是一樣善良的。不同的是,當狄倫提出想要幫助約拿的想法時,狄倫的爸爸媽媽首先告訴他「募款」這種方法,並且建議小狄倫可以靠烘培義賣或檸檬水義賣來募款,但是狄倫想要畫冊,而他的父母也尊重他的想法,並幫狄倫所畫的「超巧克力棒」付諸實行的印製出來,幫忙舉辦義賣會。物換星移一下,如果事情發生在台灣,當六歲的小明告訴他的爸爸媽媽,想要幫好朋友小華募款籌醫藥費,會得到父母什麼樣的回答?我想大概是一句「怎麼可能」,孩子心中的創造力甚至還未萌芽到畫冊階段,就硬生生的被連根拔起。

同樣的,凱瑟琳只知道非洲小朋友生病,卻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會生病,凱瑟琳的媽媽願意上網查資訊向他解釋什麼叫做瘧疾,什麼方式可以預防瘧疾。當凱瑟琳開始存錢買蚊帳時,她的母親非但沒有阻止她,反而是積極的查詢什麼機構能夠將這頂蚊帳送達非洲。凱瑟琳的父母盡力的輔導她,聆聽她的想法並指引她該如何正確的執行。六歲的狄倫、約拿和凱瑟琳,他們所學的,所見識的,可能是我們到現在都未曾體驗過的知識經驗和思維。

台灣的父母很奇怪,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別人家的孩子更優秀見識更廣,所以大伯家的孩子學鋼琴我的孩子也要學鋼琴、二伯家的孩子補英文我家的孩子也要補英文、叔叔家的孩子考前三志願我家的孩子沒有第一志願就打的半死,所以小孩永遠討厭過年的家族聚會。台灣父母不停的壓抑小孩最原始的想法,擺出為孩子好的姿態,像韓國整型般複製一個又一個不真實的孩子。到頭來,所有的孩子都一樣,不懂的思考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我想,問題不只出在教育改革上。

台灣人的觀念應該導正,停止指責別人,試著聆聽孩子的聲音,這也是為什麼平平是吃巧克力棒,美國的孩子卻可以吃出愛心滿點的募款活動,而台灣的孩子卻只會越吃越胖。



| Original: Mydesy |

Categories: ,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