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一個圈外友人在我FB上留言,他認為時下流行的設計思考論調,『還是(停留)在
那一個迴圈:(究竟)是使用改變設計?還是設計改變了使用?』

好問題通常如此,經常就只是一個老實不客氣再直覺不過的逆襲式探問,犀利程度往往逼著你把成天掛在嘴邊,叨叨絮絮、琅琅上口,彷彿不証自明而不必深究,已然接近意識形態的話語(如果不是鸚鵡學舌的套套邏輯),再仔細想個分明。


如今設計思考已儼然是設計圈的「政治正確」了,我們都會說要極大化感性價值,設計必須要回歸到使用者經驗、回應使用者需求、打造無縫體驗云云等的專業術語,簡單說:我們要懂得向日常生活中平凡人每日例行的行住坐臥「取經」。然後那些霧裡看花、不明究理的局外人和旁觀者冷不防丟出個回馬槍/嗆:日常生活的瑣雜小事不就每天沒日沒夜、無時不刻地上演著,你們這群人大言不慚說的又算是哪門子了不起的學問?!

關鍵就在於:我們可以如何又該如何看待日常生活?那個我們每日賴以為生、在相當程度上已經高度路徑化(routinized)、地域化(territorized),甚至常軌化(regularized)、歸訓化(disciplined)了的,表面上由常識、直觀、慣習、慾求… 等主觀感官經驗點滴匯聚或層層疊疊拼接構成生活世界,是否真如大多數人認知的那樣瑣屑、庸俗和不堪?而非服膺設計思考者眼中充滿無窮創意機會點的無盡藏。所謂「日用尋常(everydayness)」若不只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些規律且重覆產出的糟粕和殘渣,那麼怎樣能夠萃取或提煉出箇中價值?



這無疑是個大哉問。在我更有把握回答上述問題之前,不妨先迂迴來聊聊「知識」這另一個似乎長久以來被大家視為想當然爾、理所當然的事情。知識真的很重要嗎?!一個職銜叫「知識長」,在有頭有臉的設計公司裡面負責「知識化」工作的傢伙問這種問題,如果不是離經叛道,那起碼肯定是自找麻煩欠揍?!

我不想故作驚世駭俗、譁眾取寵說什麼「知識無用」的陳腔濫調,不過實話講,在日常生活密密麻麻、折折皺皺而且往往在電光火石間就得見真章的見招拆招、短兵相接甚至貼身肉搏的具體情境中,恐怕即興判斷的體感(sense)要比訴諸理性分析選擇的知識(knowledge)來得管用得多。試想自己若是在F1方程式賽車場上競速的車手或競技場上搏擊的武術家,在每一個生死攸關、高下立判的當頭,哪裡還想得到那教科書或使用手冊裡面教授的招式、程序、步驟、工具和方法?!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每一個緊要關頭所高度依賴的敏銳直覺以及不假思索的精準判斷,其實都是在長期操作、不斷演練的情況下,知識充分內化、甚至「身體化(embodiment)」的結果。知識並非無足輕重,只是絕非設計思考的直接對象,所以如果談設計思考只執著於炮製出一套套的工具和方法,甚至希望直接套用帶入公式就會創意泉湧,簡直無異於癡心妄想。嗜讀金庸武俠的看倌們應該都印象深刻,在倚天屠龍記裡當蒙古郡主趙敏率眾高手圍攻武當,張三丰在十萬火急的情形下傳授俞岱岩、和假扮道童的張無忌太極拳法,重點全在:『纯以意行,最忌用力。形神合一… 』。設計思考跟學太極拳一個樣,重點在於心領神會,方能自在揮灑,而非拘泥於一招一式的錙銖計較與刻板比劃。


順著上述思考邏輯,設計思考把焦點放在日常生活感官經驗等乍聽之下類似感覺結構(structure of feeling)的角度切入,非但不會離題,而且有一定合理性,只是需要「後加工」而已。諸如常識、直覺、慣習是人長時間在外在環境中社會順/適應或文化沈積的結果,包藏許多無法直接望文生義、甚至根本難以言詮的東西,最是需要「去熟悉化(de-familiarization)」和「再脈絡化(re-contextualization)」的處理,服務設計思考中對於使用者經驗/情境/脈絡的反身性理解乃至於針對消費者旅程(或所謂體驗價值鏈)的解構與重構,都可以在上述思考進路下被進一步更細緻地理論化。而在這個永不止歇的對話過程中,知識與體感之間的複雜辯證和相互轉化,也將會持續週而復始、來回往返的運行。(待續)




本文作者:奇想創造奇想學院知識長暨首席研究員 朱逸恆/Erik Chu 



|圖片來源:首圖 / 圖一/ 圖二/ 圖三



Categori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