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來說若跟著旅行團裡的導遊走,大部份都是許多刻板的觀光景點,或是購物行程,而如
果你想要體驗更當地的旅行或許只能靠其他去過那地方的朋友給的建議,亦或是自己去冒險,但這群來自英國的街友導遊要打破你之前對那些導遊的印象,透過他們或許你能轉換一個角度看世界,也或許更能發現到當地的秘密景點喔!


親愛的,我把街友變導遊
Unseen Tours為一家英國社會企業,僱用倫敦當地街友,提供民眾深度的城市旅遊。剛開始,Unseen Tours只是一群朋友間的聚會,定期規劃野餐、划船等活動,提供無家可歸的人參與,後來發現若由街友當導遊,除了可以分享他們對城市的瞭解之外,也能藉此與人交流、重建自信。於是Unseen Tours開始培育當地遊民,共同規劃路線、搜集故事並反覆演練,從遊民的自身經歷出發,以街頭生活的角度向民眾傳達另一種城市面貌。目前Unseen Tours已培育了六名導遊、推出五條路線,並吸引幾百名遊客參與,遊民藉由導覽獲得收入,有人用賺得的錢租了一間房間、有人為家裡添購了傢俱、也有人培養了自信與表達能力。創辦人LidijaMavra認為Unseen Tours不是定位在為無家可歸的人服務、也不是指導他們該如何過生活,而是希望和街友一起創造機會,並由他們自己決定如何把握這些機會,也讓民眾更能體會他們的真實生活。
 
Henri曾經是個流浪漢,住在倫敦已逾15年,著名的倫敦老街路旁曾是他的家。然而現在,他的身份不再是街友,而是Unseen Tours的正式導遊。

Henri人生的轉捩點發生在2008年的某一晚,透過一次臨時起意、分送襪子給街友的活動,一群年輕人成立了「The Sock Mob」團體,開始和這些人人避而遠之的族群建立交情。從此五年下來幾乎不間斷,Sock Mob每週定期在網路上招集一批「Walker」,和街友一起漫步倫敦、分送他們襪子與食物,甚至在假日時和街友一起野餐、划船、喝咖啡、打保齡球,Henri就是在那段時間成為他們的朋友。

這樣的活動持續了一陣子,Sock Mob了解到每週送襪子並非幫忙他們的長久之計,但要如何發展出一套讓街友得以自立、重拾自信、並重建社交圈的健全模式?2009年,這群人突發奇想地蹦出一個點子:何不把這些對倫敦大街小巷聊若指掌的街友,轉變成這個城市的另類導遊?

對他們而言,這再合理不過了。因為世界知名的倫敦大橋、柯芬園、磚頭巷等地不僅是遊客的觀光勝地,更是某些街友的「家」;這些人瞭解倫敦的大街小巷:街頭的塗鴉、昏暗的地下道、每天在眼前上演的奇聞軼事,他們眼中的倫敦,擁有另一種風貌。

透過兩個多月與街友的密集開會,Sock Mob真的設計出一條從倫敦大橋出發,融合歷史、文化、與街頭故事的徒步旅遊路線,並結合倫敦藝穗節(London fringe festival)活動,展開了第一次冒險地嘗試。

第一批報名的遊客大多是來捧場的親友團,一群人跟著Henri、Viv、Hazel等人遊覽倫敦大橋與老街等著名景點。「剛開始,我其實是抱著同情心來參加的」,一位參觀者坦言,「但他們專業的解說和熱情打動了我。」

很快地,這種獨特的旅遊體驗迅速傳開。2010年,Sock Mob收到UN Ltd這個補助社會企業的組織提供的4,000英鎊作為第一筆啟動資金,正式成立了「另眼看倫敦(Unseen Tours)」機構,並推出兩條試點路線,在「世界街友日(World Homeless Day)」當天正式啓動。

這一次,除了40位報名的遊客之外,還有數家報紙與電視媒體抵達現場,而在接下來的三週,人數爆增為上百人,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和海外媒體慕名而來,Unseen Tours陸續受到英國衛報、時代雜誌、BBC電台、以及美國Huffington Post等國際媒體爭相報導。

名聲漸漸傳開之後,報名的遊客也更加包羅萬象,許多企業、學校團體、和海外遊客也紛紛加入報名行列。目前有50%的顧客來自外籍旅客(背包客、國際學生等),50%則來自倫敦當地居民。「我住在倫敦超過20年了,但他們的導覽真的帶給我不少新鮮的觀點」一名參觀者說道,「尤其是Henri本身的藝術背景與專業解說,讓我們對平常從沒留意過的街頭藝術景點大開眼界。」


不只是一份工作
Unseen Tours的商業模式相當大膽,每條旅遊路線的門票僅收費7到10元英鎊,他們甚至提供某些免費的名額讓付不出門票錢的遊客也可以共襄盛舉。

Unseen Tours把大部份的收入通通保留給參與導覽的街友,每位導遊至少可獲得60~80%的門票收入,而剩下的20~40%則成為他們日後的訓練經費,讓更多的街友得以勝任導覽工作。「我們最終的目標是要讓街友能自己承攬這間公司的每日營運工作,並能獨立訓練其他街友加入導覽行列。」Unseen Tours的創辦人Lidija說道,「這是一間屬於街友的企業,我們只是暫時協助他們自立的合作夥伴而已。」
而在Unseen Tours的努力之下,其中一位街友導遊Viv每週透過導覽工作可以賺取至少30英鎊(約台幣1,300元)的收入,另外還可獲得每月60英鎊(台幣2,700元)的交通費與電話費補貼。「收入雖然不多,但卻非常值得」Viv說這份工作讓她每天的生活重新有了目標與尊嚴。

透過這個案例或許印證了「給他魚不如給他釣竿這句俗諺,街友一直是個受到討論的議題,有些人主張不該給他們錢有些人覺得這樣太狠心,然而這樣的方式既能幫助到街友,也能讓他們重新建立自信與自尊,而參與的人也可以透過他們的眼睛重新審視自己,用新的方式看世界,一舉兩得呢!


那麼,Henri現在又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 現在我的人生完全轉變了。我已脫離露宿街頭的流浪漢生活,但我仍然願意每個週末回來擔任Unseen Tours的導遊。這不再只是為了我個人的收入,而在於我能夠透過自己專業的解說,重新定義人們對於『遊民』的刻板印象。我想讓更多人知道,我們並沒有那麼糟。」


|original:MyDesy社企流
|圖片來源:google

Categories: ,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