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個充滿禁忌的話題,但在藝術領域裡,卻是一個充滿張力的題材。如果能夠預知離
開人世的時間,你會用哪些餐點向自己告別?「最後的晚餐」對死刑犯來說,可能是一生中最沈重的一餐,經由攝影師的紀錄,我們終於能一窺死刑犯們最後的遺願。

攝影師 Henry Hargreaves 的個人攝影作品總是和「食物」相關,常以顛覆現實的手法,創造物品的新面貌,像是彩虹色漢堡和冰淇淋的攝影企劃《Food of The Rainbow》,或是以 3C 產品下鍋油炸為主題的《Deep Fried Gadgets》,都是有趣詼諧的影像紀錄。

但在《No Seconds》,Henry Hargreaves 卻意外的貼近現實。

他拍下美國死囚的最後一餐,希望從食物的角度,反映出他們面對死亡的態度。在美國,各州的死刑判決並不相同,對待死囚的態度也不一樣,但基於人道,大部分都會滿足他們的願望,送上想要的餐點。有些地區限定「最後一餐」有上限金額,以避免浪費資源,有些地區則是典獄長會自掏腰包請吃大餐。

Henry Hargreaves 不只拍下餐點,更將死刑犯的簡要資訊、罪行、餐點名稱和用餐情境,列在照片旁,以此補足觀者對死刑前的想像。

55 歲的Angel Nieves Diaz 因謀殺和綁架被判刑,他拒絕點餐,就此上路。

Victor Feguer 只點了一個橄欖,希望橄欖種子可以他身體做為養分,長成橄欖樹,留下一個和平的象徵。

 Ronnie Lee Gardner 是少數選擇槍決、而非注射死亡的人,他點了龍蝦、牛排、蘋果派和冰淇淋,搭配《魔戒》小說。

John Wayne Gacy 身上背著 33 條人命,他曾經是 3 家肯德基的經理,最後一餐也選擇肯德基全桶炸雞,搭配草莓做結。








這些餐點都是 Henry Hargreaves 依據記錄,在工作室裡重建而成,就像是囚犯看見的餐點一樣,「當你讀相關的死刑資料,就只是統計數字和名字列表,但最後一餐更能看見死刑犯們背後的性格,多了一點人的味道,」Henry Hargreaves 說。

俗話說:不見棺材不掉淚,有許多人都是到了臨死前,回顧一生的所作所為,才真心的懺悔,也不再需要偽裝自己。藉由這樣的作品,我們可以看到更真實、帶有情感的死刑犯們,雖然他們作惡多端,也罪有應得,但在面對死亡時,每個人都是如此平等。








|Original:biosmonthly
|圖片來源:首圖

Categories: ,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